■ 打車軟件方便的哥“挑客”,引起近期出租車揚招難 本報記者 周 馨攝本報記者 李一能
  馬年伊始,“兩馬”(馬雲、馬化騰)之間的“燒錢大戰”持續發酵。大量資本推動,“快的”“嘀嘀”兩大打車軟件各出奇招吸引客戶,將整個出租車市場攪得天翻地覆。
  昨天,本報報道了“12345”市民服務熱線今年持續接到關於的哥使用打車軟件後“服務下降”“變相挑客”的投訴。對此,身處爭議中心的司機們又有什麼看法?
  記者採訪發現,的哥、的姐們對於打車軟件的態度並不一致。有人樂此不疲且受益頗多,有人只是跟風嘗鮮賺點小錢,也有人對這一新事物完全抵觸。但在談及近期與打車軟件相關的種種指責,大家的觀點則非常統一:許多問題由來已久,並非完全軟件之過,用好軟件大家受益,“亂哄哄搶錢”也不是長久之計,期盼通過監管恢復秩序。
  力挺派 優化運營路線 成倍提高效率
  “在我們看來,能方便乘客打車,又能給我們帶來利潤的軟件就是好軟件。用得好一個月多賺幾千很正常。”在一個出租車司機微信群中,一群打車軟件的“忠實粉絲”強調,他們不認為打車軟件是造成出租車市場亂象的“罪魁禍首”,相反這一新生事物對推動出租車行業的發展有莫大好處。
  的哥孫先生告訴記者,他覺得打車軟件對出租司機最大的幫助,並不一定是乘客加價的小費或是打車軟件公司的補貼,而是自從使用打車軟件,他的工作效率成倍提高,空駛率大幅減少。通過打車軟件,孫先生可以科學地規劃自己的運營線路,節約油錢,環保同時能為乘客提供更好服務。
  對於“挑客”、“揚招難”等引發的爭議,孫先生認為癥結並不在打車軟件本身,而是出租車行業的定價機制與實際情況之間的矛盾。“比如在高峰段做市區起步費生意,堵個半死又賺不到錢,一小時要做4筆生意才能保本。如果做機場等長途生意,45分鐘賺的錢至少翻前者一倍,如果你是的哥,會選哪個?”
  孫先生說,即使沒有打車軟件,只要定價與現實的矛盾不解決,挑客現象也不會消失。他認為,出租車司機工作辛苦賺錢不多,逐利心理情有可原,消除挑客現象產生的根源,並非封殺打車軟件就能做到。
  觀望派 “燒錢”無序競爭 將毀軟件前途
  相比力挺打車軟件的孫先生,金師傅則屬於較為中立的“觀望派”。在打車軟件火遍全國之前,他連智能手機是什麼都搞不清。看到身邊越來越多的同行使用打車軟件後,他才“跑步”跟上,惡補知識成為“軟件一族”。
  金師傅說,他使用一款打車軟件已3個月,賬戶中積累了1000多元的補貼,這在同行中不算多。不過,他至今未去申領,“因為領的人太多,要排隊2個小時以上”。金師傅認為,打車軟件確實可以幫助他提高一點收入,但不能太當回事,因為軟件本身存在很多問題。他對眼下的“燒錢大戰”感動非常不安,“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”。
  軟件信號不好、經常無法刷新、支付到賬速度慢、軟件體驗服務差……體驗中,金師傅的“吐槽”也不少。他告訴記者,好幾次他從A地接客人到B地,結果軟件定位出現問題,認為他仍在A地,發送許多無效信息給他,讓他很是頭疼。
  “用的人多了,打車軟件服務跟不上,經常出問題,乘客、司機都有抱怨,客服電話卻從沒打進去過。”金師傅說,除了服務問題,他最擔心的還是現在“燒錢大戰”引發的瘋狂,這種無序競爭最終會毀掉打車軟件的前途。“現在大家都看明白了,背後的大老闆們根本不在意打車軟件本身,只是花錢買人氣、買客戶,他們在意的,是後面更大的局。”
  保守派 只要勤跑多勞 照樣接到“好差”
  坐上張師傅的出租車,看不見一排鋪開的智能手機,他是的哥中堅持不用打車軟件的“保守派”。張師傅透露,自從打車軟件火了之後,路邊揚招的生意更好做,因為許多同行已經幾乎放棄揚招,只做軟件生意。
  “我覺得打車軟件對我的生意沒有影響,只要努力點,不會比用軟件的同行賺得少。”張師傅說,他不是沒有想過用軟件,但實在用不來,高科技並不適合他這樣的老司機。
  對於“挑客”現象,張師傅坦言,的哥們把路程長、不堵車的生意叫“好差”,把路程短、路況堵的生意叫“壞差”,司機都希望接到“好差”,他也不例外。如果把遇到“好差”的幾率視作中獎,使用打車軟件可大大提高“獲獎概率”。不過,在張師傅看來,他的“中獎秘訣”則是勤跑多勞,在其他司機刷手機的時間多做幾筆生意,一天也能遇到不少“好差”。
  張師傅說,用不用軟件並無對錯,這隻是的哥們選擇的工作方式,但是現在出現很多問題,除了要求的哥自律外,政府部門也應介入制定“游戲規則”,這樣對大家都好,“亂哄哄搶錢”不是長久之計。
  採訪中記者發現,的哥們普遍認為打車軟件總體而言是有益社會的新事物,但推廣使用“良莠不齊”。用得好,大家得益;用得不好,好事變成壞事。打車軟件終將何去何從,待到資本熱潮退去,一切都會水落石出。
  【律師觀點】
  打車軟件涉嫌“不正當競爭”
  眼下非常火爆的打車軟件,引起了市政協委員、協力律師事務所主任游閩健的關註。他認為,雖然這是一件新生事物,受到了一部分市民的歡迎。但這樣“貼錢”經營的做法,涉嫌不正當競爭,管理部門應當予以高度重視,採取措施使不正當競爭歸於正常。
  游閩健指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第十一條規定:經營者不得以排擠競爭對手為目的,以低於成本的價格銷售商品。“很顯然,打車軟件的做法涉嫌不正當競爭。”他希望管理部門負起責任,對此進行規範。
  游閩健委員還認為,出租車是城市公共交通的組成部分,是公共服務資源,應當為所有公眾提供平等、優質的服務。但使用了“打車軟件”後,確實方便了一部分乘客,同時也損害了另外一部分乘客的權益,如不會使用手機“打車軟件”的老年人等,他們揚招的明明是空駛出租車,卻都過往不停,原因就是受打車軟件“貼錢”的利益驅動。“出租車作為公共交通工具,車費價格是政府定的,乘客或司機的額外加價行為,都會幹擾正常的營運市場。出租車讓打車軟件‘捆綁’後,似乎成了某些人群的‘包車’,只有用‘打車軟件’才能上車,這是很不正常的現象,違背了公共交通的公共屬性,有關部門不能坐視不管。”游閩健建議管理部門及時出面加強監管,規範打車市場,堵住管理漏洞,維護公眾利益。本報記者 江躍中
  管理部門應制定“游戲規則”
  對於時下爭議較大的叫車軟件,上海光大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洪亮律師認為,軟件本身沒有太大問題,關鍵是出租車主管部門應即使出台相應辦法,規範市場行為。
  他表示,從軟件本身而言,是一種市場促銷競價手段,並不違反法律。但由於市場行為總是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,會滋生“半途拋客”、“叫價無底限”等問題。比如,有乘客還沒到達目的地,司機接了“大單”就要“拋客”;有錢人可以不斷加價,這實際上變相損害了普通消費者的權益。對於一些老年人或時間有限的商務人士等,不可能或不會使用這種軟件叫車,引發的“揚招難”問題會損害到這部分人利益等。還有一些“黑車”也可以通過這種軟件“攬客”,違法出租車管理相關規定等。
  為此,他認為叫車軟件的出現主要涉及到4方面人,包括:乘客、出租車司機、軟件開發公司、出租車管理部門。要維持正常的出租車秩序,出租車管理部門應該根據新情況及時回應,“出手”制定或修訂管理規則,解決現在或將來可能出現的問題,例如:
  針對“報價無底限”問題,應該出台限價措施,防止變相大幅拉高出租車價格,侵害普通消費者權益。
  針對“黑車”問題,應通過對使用軟件的運營司機身份驗證,防止“黑車”司機“搶單”。
  針對叫車軟件引發的“揚招難”問題,應規定出租車一定比例的揚招量,確保消費者利益不受損害。
  本報記者 宋寧華  (原標題:“亂哄哄搶錢”不是長久之計)
創作者介紹

mini

rs67rsry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